首页 > 外汇 > 美加息将加剧新兴市场外部风险

美加息将加剧新兴市场外部风险

2016-12-16 01:09:49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0 点击:2734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年底加息的剧情再次上演。美联储14日时隔一年再次加息,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0.5%至0.75%的水平,符合市场普遍预期。尽管数月以来,市场基本已经消化了美联储将加息的消息,但美联储的会议声明暗示明年可能加息三次,这快于外界预期。

  分析指出,如果明年美联储加息进程提速,美国利率水平快速上升和美元持续走强,将给新兴经济体带来本币贬值、资本外流、偿债负担加重等风险,而中国的货币政策也将受到更多挑战。

  意外 “鹰派”表态令市场惊讶

  美联储14日结束本年度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例会后发表声明说,11月份以来的经济指标显示美国就业市场继续走强,家庭消费温和上升,整体经济活动保持温和扩张的步伐,但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疲软。声明指出,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通胀水平上升,但仍低于美联储2%的长期目标,多数调查指标显示美国长期通胀预期近几个月来基本保持稳定。

  美联储预计,随着逐步调整货币政策,美国经济将继续温和扩张,就业市场将进一步改善,通胀水平也将在中期内回升到2%的目标,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近期风险大致平衡。美联储表示将继续密切关注通胀指标及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

  根据美联储最新发布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中值,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将加息3次,高于9月底预计的2次。尽管美联储此次加息在市场预期之内,但“2017年将加息3次”的预测中值则高于市场普遍预期,被市场称为更趋大胆的“鹰派”立场。

  目前看来,通胀预期的确支持美联储加息进程提速。美国经济增长形势平稳,通胀水平持续回升,美国核心CPI自2015年11月起已经连续12个月位于2%以上。与此同时,11月份美国失业率降至4.6%的近十年来最低水平,美国就业市场已经基本实现充分就业,一般来说充分就业会体现为薪资上涨。亚特兰大联储薪资指标显示,美国10月份薪资增速已经达到危机前4%的水平。薪资上涨也可能带动通胀加速回升。

  分析人士还指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已经承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和减税政策,这可能进一步推升美国通胀压力,明年美联储可能加快加息步伐以避免美国经济过热。

  变数 加息提速仍存不确定性

  由于市场已经充分预期此次美联储将加息25个基点,因此投资者反应平淡。纽约三大股指14日均小幅收跌;衡量投资者恐慌情绪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指数(又称“恐慌指数”)上涨3.69%,收于13.19,但仍保持在低位,显示投资者对于美联储宣布加息决定并不恐慌。

  尽管美联储的表态偏“鹰派”,但美联储的加息进程是否会提速仍然面临一些重要的不确定因素。首先,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存在多个因素将助推通胀进一步走强,但美联储最新公布的经济增速预期为2%,这一增速恐将难以推动通胀水平快速上涨。受劳动生产率下滑和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美联储预计未来数年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为1.6%至2.2%,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为2%。

  其次,虽然此前曾承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和减税政策,但当选后,特朗普在贸易保护程度、基建项目规模和货币政策等问题上的态度已经有所软化。不少人士认为,特朗普上台后要更多考虑政策的可操作性,财政和减税措施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提振经济有待观察,而且这些措施可能需要等到明年下半年或者2018年才能起到实际效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财政和减税措施将加重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甚至可能需要再次提高债务上限,特朗普需要重点考量这一矛盾将如何解决。

  同时,美联储的加息节奏也要充分考虑外围市场变化的因素。欧元区明年面临法国和德国大选,民粹主义抬头是否会带来金融市场风险值得密切关注。今年以来,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等事件均对金融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英国明年将正式启动为期两年的“脱欧”进程,与欧盟之间的“脱欧”谈判结果将直接影响投资和贸易信心。意大利在公投修宪失败后,目前也面临银行业危机延迟解决和反欧派当选的风险。这些因素均可能对刚有起色的欧元区经济增长造成威胁,进而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挑战 中国货币政策受到更多约束

  美联储一向被戏称为“全球的央行”,分析人士指出,此次美联储持续加息将产生不小的外溢效应,新兴经济体外债偿债压力将被迫提升,并引发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推升其外部风险。

  东方金诚评级副总监俞春江分析称,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的一个直接外部效应就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外债风险上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新兴市场企业充分利用了当时的低利率环境,加大美元借款力度。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截至2016年6月底,新兴经济体的跨境银行借款存量达3.3万亿美元,较2007年一季度增长78.6%,目前这些借款中约有48.2%为美元计价,美联储加息后,美元升值将不可避免地推高这些债务的偿债成本。部分外债负担沉重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有可能爆发外债危机。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将诱发部分国际资本回流美国,对国际“热钱”依赖度较高的新兴经济体将面临短期内大量资本外流的冲击,汇率风险上升。

  而对中国而言,此次加息以及未来美联储可能将提速加息的进程对本就面临贬值压力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更多压力。12月15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9289元,较上个交易日下跌261点。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分析师刘东亮表示,由于中国国内经济已经表现出企稳迹象,且预期2017年国内经济表现将较2016年更为平稳,市场很难再从中国国内经济获得看空人民币的理由,因此人民币更大程度上将受美元汇率强弱的支配,走势更多表现为对美元汇率的被动呼应。不过,他也表示,如果强势美元在2017年遭到削弱,那也意味着人民币事实上继续贬值的空间可能并不会很大。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也称,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反而要稍微小一些。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幅度超过6.5%,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持续释放,虽然很有可能破7,但存在很大的缓冲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加速加息进程意味着中国的货币政策将受到更多外围因素约束,面临更大的挑战。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明年美国加息三次,考虑中美息差因素可能引发资本外流,国内货币政策很可能会被动收紧。但是从国内情况来看,临近年底,市场流动性偏紧,最近一段时间银行间市场频频响起风险警报,货币当局也要考虑货币政策收紧下金融市场过快去杠杆可能带来的风险。

  作者:张莫 王婧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