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 > 人民币都要破7了 为什么港币却屹立不倒?

人民币都要破7了 为什么港币却屹立不倒?

2016-11-25 07:48:42 来源:吴晓波频道 评论:0 点击:2558

  昨天早间,人民币对于美元汇率跌破了6.9,其中离岸汇率一度跌破6.96,眼看着就奔向7了。

 

  大家都在热切讨论几个问题,比如:

  会不会继续贬值,会到什么程度?

  破7,破8,再极端一点可能破10?

  是慢慢贬值,还是快速地贬?

  ……

  这些问题是关于未来的,但对于刚过去的事,大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很少问一句为什么贬值?吴老师前两天在音频中也讨论了关于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问题。

 

  最常见的观点是美国加息、美元升值、跨境资本从中国流向美国。

  这些观点解释了一部分问题,事实上近一年多,除了中国外,不少国家兑美元的汇率都处于贬值通道中,比起人民币可惨多了。

  美国加息、美元升值,自家货币就一定要贬值吗?也不一定,比如港币对美元的汇率一直维持在7.5:1左右,并没有贬值。有的人会说,香港那是固定汇率嘛,他们把兑美元的汇率锚长期钉在7.5上。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人民币不这样做呢?多年前,人民币也是固定在8:1左右的,给了中国出口不少帮助,后来我们放弃了固定的汇率,这里面其实大有道理。

 

  在国际经济学上,“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与另一位学者J·马库斯·弗莱明提出过一个经典论断,他们认为在一个开放的经济中,货币政策独立性、资本自由流动与汇率稳定这三个政策目标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最多只能同时满足其中之二。

  后来另一位我们很熟悉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此基础上画出了这么一个三角形,他将其称为“永恒的三角”(The Eternal Triangle)。他以非常简明的语言和图像展示了,在这个三角形里,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只能实现其中一条边。

  这个三角形理论也被称为“不可能三角”或是“三元悖论”。

  注: 这三位都是该领域的大牛,蒙代尔和克鲁格曼分别是1999年和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而弗莱明原本也应该获奖的,只是1976年过早离世,而诺奖不授予已过世的学者。

  在经济学专业领域,其实蒙代尔—弗莱明模型已经很清晰了。但对于不是那么专业的人而言,克鲁格曼用了图像展示这么一手,简单明晰,一下子就让人明白了,而且易于传播,比如财经爱好者,稍微想一想,也能够很好地解释这个理论。

 

  小巴今天要做的,就是再优化一下这个理论的理解体验。三角形虽然直观,但里面还是有很多专业名词,大家可能还似懂非懂。

  汇率稳定,很好理解。资本自由流动,就是自由地在不同国家地区的货币进行兑换。还有一项独立有效的货币政策,就有很多人不太理解了。

  什么是货币政策?我们就简单地把它理解成降息/加息、降准/加准就行了,其实另外还有一些央行与商业银行间的债券交易、再贴现业务,作为大众老百姓我们就先别管了。

  那么独立的货币政策,是指相对于美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央行加息降息是由国内经济说了算的,是为了稳定可持续地发展,老百姓安居乐业。比如经济涨不动了,那我们来降个息降个准放点水;经济过热了,我们就加息加准。

 

  反之,比如香港的策略,是与美元绑定的固定汇率,并且资本也是跨境自由流动的,那么香港是否加息就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美联储说了算。香港经济本身增长乏力,显然是不符合加息条件的,但去年美国宣布加息0.25%之后,香港也马上紧跟着加息0.25%,就是出于这一点考虑。

  为什么香港必须加息呢?因为香港的汇率盯住美元,资本又是自由流动的,没有汇率风险。如果美国加息,而香港不加息,就意味着,现在美国的存款、债券等投资收益相对而言提高了,而香港投资收益则不变,那么不受限制的国际资本会从香港流向美国,香港的市场就崩盘了。

 

  而放在中国,就是另外一种情况,它甚至不是一个三选二的问题,而是A(资本自由流动)+B(货币政策独立性)+C(汇率稳定)=2,但ABC都不是整数。汇率不是固定的,但也不完全是自由浮动,而是有管理的;“资本自由流动”不完全,但程度在不断地提高;而在货币政策上,美联储对全世界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这里我们需要设立一个前提,人民币国际化如果仍然是中国长期的战略,那么资本自由流动的程度必然会越来越高。

  所以,“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放到了时下的中国,由于A的数值越来越大,那么B+C的总和在逐渐变小,选择先放弃哪一项,其实就变成了“周小川两难”。

 

  其实从目前的情况看,是汇率的稳定性首先被放弃了一部分。

  目前人民币一年多来连续贬值以及未来的贬值预期,应该就是来自于独立的货币政策。为出于提振经济的需要,去年、前年的央行连续降息降准向市场放水,国内出现资产荒,资本找不到投资对象。而现在美元加息预期强烈,美元为之提供了一个方向。反过来,资本的外流又带动了进一步的贬值预期。

  正是这两种宏观经济上的策略选择,使人民币和港币在美元强势时有截然不同的表现。那些在去年、前年购买了港币资产的人,也因此获得了额外的汇率收益。

  货币之于国家,就像股票之于企业,是对于它预期价值的体现。

  如果我们将中国比作一家企业,过去30多年经过了高速增长,现在它的体量很大,但劳动力、城市化、工业化的这些优势条件已经一一消失,面临着一个转型的阵痛期,很多人出于风险的考虑决定避避险,并无不可。

 

  它的转型过程也不会很短,新的优势尚未完全形成,困难也不少但成功的条件也都具备,剩下的就看这个企业中的掌舵人和每一个人是如何来执行这项计划,以及如何应对资本市场上的波动,避免它反过头来影响了转型的进程。

  甄选优质的金融产品、评测热门金融产品;科普金融投资知识;提供赚钱方法和途径。让你赚钱更轻松!

  查看更多理财干货,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金融工厂精选”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