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金动态 > 紫金矿业、山东黄金洽购巨头巴里克旗下金矿

紫金矿业、山东黄金洽购巨头巴里克旗下金矿

2016-10-27 07:18:05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0 点击:4594

  今年以来金价上涨近30%,但持续了5年的熊市依然没有结束。下行周期虽然令投资者失望,但中国矿企海外金矿并购却如火如荼。

  据路透社10月26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中国紫金矿业集团和山东黄金矿业均接洽了加拿大金矿公司Barrick Gold(巴里克),以收购后者在阿根廷Valadero金矿的50%股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致电山东黄金,相关负责人以自己不是高层不清楚为由不予置评,紫金矿业宣传部则未接听电话。但另一名山东黄金的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北美、澳大利亚等地,集团高层领导都去考察过,肯定有这个意向。”该工作人员同时称,“相比于紫金矿业,山东黄金走出去的步伐相对来说是比较慢的,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地为国际化布局。”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巴里克近十年来稳居全球十大非国有黄金生产商之首,并遥遥领先第二名。此番被中国矿企看中的则是位于阿根廷Valadero金矿的50%股权。Veladero是巴里克旗下五个核心矿场之一,预计今年黄金产量在58-64万盎司之间。

  削减债务可能是巴里克出售资产的主因,这家全球黄金巨头眼下正在为曾经的决策失误付出代价。巴里克曾于2011年击败中国五矿,以大约77亿美元现金收购铜矿公司Equinox Minerals Ltd,这一决定导致其债务飙升,负债一度高达158亿美元。2016年第二季度,巴里克债务降至90亿美元。巴里克总裁Kelvin Dushnisky曾表示,公司在10年之内能够偿清债务,2016年则计划完成靠出售非核心资产削减20亿美元债务的目标。

  此番传言交易的阿根廷Valadero金矿目前并没有启动正式出售进程。路透社指出,协商并不一定会达成交易。

  逆周期瞄准海外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就海外资产并购而言,紫金矿业和山东黄金资历不一。

  紫金矿业国际化战略始于2005年。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曾表示,“矿业企业没有并购就没有未来”。在陈景河眼里,“对紫金来说,在国内发展得再好、再强,也只是部分的成功。只有能在国际市场上站住脚,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所以现金流充足后,我们想到的就是‘走出去’。 ”就在金价准入下行通道的2011年底,陈景河透露,今后每年动用百亿人民币进行并购。

  据山东黄金首席分析师蒋舒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2011年9月份金价开始下跌,那时候大多数人认为这只是暂时性的。直到2013年至2014年的时候,市场才承认黄金处于熊市。”

  《福建日报》统计,截至2015年5月,紫金在海外12个国家拥有资源项目,主要分布在古丝绸之路的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图瓦,海上丝绸之路的南非、刚果(金)、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及秘鲁等国,海外投资累计134.5亿元人民币,涉及金、铂、铜、锌等重要矿产资源,按权益计算,控制资源量分别为黄金823吨、银473吨、铜1693万吨、锌91万吨,成为中国在海外拥有黄金和有色金属资源最多的企业。

  实际上,紫金矿和和巴里克早有交集。2015年5月底,紫金矿业就以2.98亿美元收购巴里克巴布亚新几内亚境内波格拉金矿(Porgera)50%的权益。今年7月份,巴里克还宣布出售位于澳大利亚卡尔古利(Kalgoorlie)黄金“超级矿坑”50%的股权,10月初,市场传言紫金矿业对此笔金额或可达10亿美元的交易感兴趣。

  相较于紫金矿业,山东黄金是出征海外的新手,但其正在对海外市场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就在10月24日举办的“黄金矿业与金融发展战略研讨会”上,山东黄金董事长陈玉民表示,“今年以来,山东黄金集团通过与巴里克、纽蒙特、摩根士丹利、花旗银行、蒙特利尔银行、洛希尔等对接沟通,已经打开了进军海外矿业市场的新通道。”

  山东黄金今年的这些动作和集团制定得“十三五”战略目标相匹配,即争做国际一流、勇闯世界前十,领先国内黄金生产企业,迈入全球黄金矿业、综合实力前十强。陈玉民预计,到2020年,全球矿产金产量前十名的门槛在55-60吨之间。基于此,山东黄金力争到2020年,年产黄金超过55吨,营业收入过千亿元。

  紫金矿业、山东黄金等企业的动作正在发出信号,即抄底海外资源。蒋舒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矿业投资其实要具备逆势思维。首先矿业顶点的时候大家都很乐观,中国企业即使冲出去,别人也未必肯卖;第二点就是牛市顶端接手在事后看也不理智,属于高点接盘。”

  蒋舒认为,目前黄金已处于熊市后半段,中国企业现在具体操作海外并购事宜在战略上对的。“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来说,并不需要找金价的最低点,这也不现实。另外,前期谈判、被投资国批准、国内企业融资等都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黄金企业缺少国际巨头

  全球黄金企业前十个席位,不见中企名字。这和中国这个第一黄金生产大国及消费大国的地位并不匹配。

  卓创资讯分析师张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中国黄金产量在去年出现了首度下滑,增加黄金储备是这些中国矿企海外收购资产的动因。”据中国黄金协会数据,2015年中国黄金产量450.05吨,同比下降0.39%。

  张伟分析,近年来,中国新发现矿山虽然仍然比较多,但这些新的矿山大多开采难度比较大。另外,原有矿山品味也在不断下降。“后备资源不足,又恰逢金价低点,促使黄金企业‘走出去’。”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黄金矿藏浅部资源逐年减少已成为行业性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蔡美峰曾表示,“目前,我国黄金矿山开采深度普遍在500米以内的浅部资源正在逐渐枯竭,黄金开采正在向深部推进。但深部开采面临诸多难题。”

  由此来看,单靠国内资源,中国黄金企业或许很难实现国际化这一远景。

  蒋舒表示,“海外并购的效果,从短期来看,中国黄金企业在全球企业产量上的综合排名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从目前全球黄金产量的这些巨头来看,产地分布一般没有明显的地域特制,遍布各地。

  除了量的变化之外,成员影响或许更值得拭目以待。蒋舒认为,“海外先进的企业管理、资本运作能力,以及在国际上的品牌效应,中国矿企同时会获得这些。”

  另外,对中国来说,黄金制造的下游产品走向世界也是未来方向之一。蒋舒分析,“目前来说,我们是供应赶不上需求,现在‘走出去’更多是为了获得资源。但从更远一点的角度来看,跟国际品牌接触越来越多之后,中国制造的黄金未来也许会慢慢进入印度等国际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山东黄金而言,海外并购还有一个更现实的目标,及取得黄金进口资质。

  2015年3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海关总署联合颁布《黄金及黄金制品进出口管理办法》。从4月1日起,只要满足年产黄金10吨以上、境外黄金矿产投资规模达5000万美元以上,拥有境外黄金开采权,且生产过程环保达标,自营交易量排名前列等要求的矿产企业,就有资格向央行申请黄金进出口特许证。黄金品种包括未锻造金和黄金制品。央行将对申请的黄金进口数量进行限制性审批。

  在海外拥有相当规模的紫金矿业则于随后的9月25日正式获得央行批复,成为中国首个获得黄金进口资质的矿企。山东黄金则因海外资源缺乏不符合上述条件,至今未取得黄金进口资质。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